阅读记录
奇迹文学网 > 女生耽美 > 无端又被西风误 > 色迎霁雪锋含霜

色迎霁雪锋含霜(1 / 1)

初升的那温暖如煦太阳,用尽全力想刺过那厚厚的遮阳帘,把躺在那真丝床品的女子叫醒,可那女子一动不动,睡得死死的,仿佛世间一切皆与她无关。

床头的电话震动不停,也无法将她从睡梦中拉扯回现实中,她似乎在微笑,长长的睫毛也微微颤动,她在梦境里应该是甜蜜的吧?

这女子叫齐雪,一个服装设计师,从KH这所享誉盛名的大学博士生毕业后,开了一家工作室。

KH里最著名的教授、博导王千驰,是这所大学里教学课程设计最稀奇古怪、坚持对本国传统服饰进行传承和改造的教授,几年来都没有带过几个学生,齐雪和韩锋却是他最得意的弟子。

一雄一雌,在毕业后各自开了工作室,斗得不可开交,作为老师的王千驰却乐得其见,每当有人问他,为什么不从中调停的时候,他只说了一句话:“治世不一道,便国不法国。”

齐雪最近的梦里,总是会有一名头戴平巾帻,身穿右衽袍的男子在一座正在修建的宫墙上敲敲打打,而自己却化身为一个贵族少女模样,屁颠屁颠地跟在男子身后,不停地在问这问那:“建言哥哥,你把这城建得这么高,是为什么呀……建言哥哥,你看看我这新造的衣裳可好看呀……”

可是这男子始终没有回过头来,让齐雪看清楚他的容貌,她好歹也是设计师,骨子里对美、对颜值的要求可是极高的,许多次的她,都想把他拽过来看清楚,每当到了这一步,总会有世间杂乱无章的事情把她叫醒。

“咚……咚……”,猛烈的敲门声似乎在齐雪耳边响了一个炸雷,她满脸怨气地站在门前,“嚯”地一下开了门,也不看清楚是谁,张口就骂道:“怎么搞的,还让不让人睡觉啦!”

敲门的那个人反而被齐雪吓着了,愣了好一会,才想起来意,拉扯着齐雪的睡衣,噼里啪拉地就说了:“你怎么还睡,出大事了,你的那个服装秀的创意,已经被韩锋剽窃了!”

“呵,怎么可能,这个计划只有你我知道,如果真像你这样说,那你就是那个内奸!”齐雪打了个哈欠,不以为然地说,转身回了房,想继续做梦去。

被说成“内奸”的,是齐雪的助理兼闺蜜夏桐,她没齐雪这么高的天赋异禀,读完了四年大学就出了社会,等到齐雪开了工作室后,才来到室里帮忙。

“你怎么还有心情睡!你自己看看!”夏桐开了电脑,打开了网页就放在了齐雪面前。

一曲熟悉、悠扬的曲子传来,齐雪猛地从床上跃了起来,这不是她托人谱的曲子“洛神赋”吗?小样都还躺在了自己的电脑邮箱里,这……这怎么会!

齐雪揉揉眼睛,看了屏幕弹出来的邀请柬——“曹子建,陈思王,洛神赋里回清扬;顾恺之,晋长康,柏梁台上趋彷徨。今晚8点,逸天酒店的柏梁台上,将上演历史名剧《洛神赋》慈善汇演,恳请各位善长仁翁到场乐善好施,为城中的慈善事业出力。”

“什么?慈善汇演?我都还没准备好,哪来的汇演,还有,我也没找过什么赞助好吧?不对,你刚才说是韩锋?”

“你现在才醒?你快想想,到底谁是内奸!”

“不是你和我,那会是谁?”

齐雪的电话响了起来,是导师王千驰。

“喂,齐雪,你看到那请柬了吗?”

“哦,老师,我才刚看到,这……这是我的创意,韩锋他,他不知从哪里剽窃了,我……我该怎么办?”

齐雪急得快哭了,为了这个《洛神赋》,她足足忙活了大半年,业内的几个表演秀都让她给推了,她还把自己积攒了多年的积蓄都投了进去,现在却让韩锋给抢了去?

“齐雪,老师相信你,你先别急,我打电话去问问齐锋,我作为你们的老师,如果他的职业道德出了问题,老师一定站在你的身边,维护你的正当权益!”

“谢谢,谢谢老师,可是,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齐雪急得拿着电话在满屋子转悠,夏桐也在忙着打电话。

“现在也差不多到开场时间了,你先去现场看看,把你手上的资料都带上,我也会去的。”王千驰关心地说道。

齐雪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洗漱,对夏桐吩咐道:“你赶紧把我们自己做的资料和歌曲小样都带上,我们去现场搅他个天翻地覆!”

夏桐点点头,输了密码打开了不可见文件夹,却发现里面已经被一扫而空。她慌了,迅速地打开了邮箱,《洛神赋》的制作小样也一概不见。

夏桐惊叫道:“齐雪,你电脑上的东西呢?你做了什么?”

正在刷牙的齐雪一听,跑了出来,操起电脑就一顿操作,结果还是和夏桐的一样,什么资料都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“啊,怎么会这样?啊……”说完了这句话的齐雪,直挺挺地向后一倒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齐雪想挣开眼睛,却发现自己的眼帘似乎被一层极厚的布给盖住了,根本打不开,她打了一个寒战,心想,天啊,难不成我是被鬼压身了?

正想着,却听得一个浓重的男人声音从耳边飘来:“她的这种情况很难判断……本来她就有先天性心脏病,而据夏小姐说,她已经熬夜了大半年,身体已经极度透支了,现在还有这样的打击,估计还要休养一段时间,好好地歇一下才行……”

嗯?我似乎在医院?歇个屁呀,我的东西被别人抢了,你还让我歇?再这样下去,我歇菜给你看你信不信?

齐雪的心是这样想的,可是她的眼、手、脚都不听她的使唤,想睁眼睁不了,想动动手指也动不了。

不一会儿,手臂上似乎传来有液体流入身体的感觉,哎,又要被打针了,从小到大,因为先心的缘故,她也不知道被扎破过几次血管,打过多少支针了。

就在她迷糊之间,那名男子又进入了她的梦境。

这次,他转过了头。

齐雪终于看清楚了他,这是一个眉目清朗,丰采高雅的男子,他对她笑道:“苏西,今日带你来看我建好的宫城。”

宫城?什么宫城?噢,不对,这男子穿的是褶裤,头上顶的那是什么?齐雪想揉眼,却发现梦境里的自己,手还是不能抬起来。

那男子走在了前面,对身后的齐雪唤道:“苏西,快来,你不是天天都求着我要来看吗?趁着主上还没来看过,今日我带你来看看!”

主上?什么主上?我的天,这是在哪里?

齐雪的腿仿佛已被钉死在地上动弹不得,她急得哭了起来,喊道:“建言哥哥,你来拉我一下!”

“你这个傻姑娘,来,把手伸给我!”那个被齐雪在梦里叫着的“建言哥哥”对她伸出了手,使劲一拉,她居然可以动弹了。

“啊,我能动了,我好了,哈哈哈!”齐雪笑了起来。

屋里的人都被这个躺在了床榻上整整半旬有余的女子吓了一跳,蹲在一旁的侍女掀开了帐幔,高兴地道:“小娘子,您终于醒来了!谢天谢地!”

小娘子?什么小娘子?

齐雪一把推开了那小侍女,看见的,却是一堆全然不认识的人。

再看看四周,真是太搞笑了,夏桐把她送到了一间什么鬼医院,怎么这么隆重?这床怎么那么小,她睡觉最爱折腾,这可怎么翻身?这些人怎么的服饰怎么这么奇怪?我这身穿着又是怎么回事?

“你们都是谁?怎么,现在的医院都这么搞了吗?穿越剧看多了吧?哈哈,夏桐呢?快叫她来,你们在搞什么鬼!”齐雪哈哈大笑,其实心里虚得很。

一个中年妇女在几个侍女的簇拥下进了门,看见齐雪毫发无伤地坐在了床上,扑了过来喊道:“心肝啊,你可终于醒了!可担心死阿娘了呀!”

齐雪从小就没有了父母,都是姨妈一家把她养大,视如己出,她看了看这个女人,与自己的姨妈挺相像的,她笑得更大声了:“姨妈,什么阿娘,你什么时候成我阿娘了!”

这个妇女听了她的话,和齐雪一样露出疑惑的神情:“什么姨妈?西儿,你是不是病糊涂了?小倩,快去把秦大夫请过来,看看西儿怎么了?”

西儿?什么西儿?我叫齐雪!

齐雪一把推开这个自称为她“阿娘”的人,看见床边上摆放着靴子,心里笑着“哟,这间医院的装修还挺到位的!”

光着脚丫的齐雪在众人异样的眼光注视下,在房里转了一个圈,她越看越不对劲,这不像是医院呀,倒真的像……像是王千驰教授上课时给他们看的PPT课件上的建筑啊!

齐雪越看越心惊,飞快地跑回了床上,搂着被子盖过头顶,大声地喊道:“你们快出去!我不认识你们!快走!”

刷刷地脚步声瞬间消失,齐雪拿开了被子,偷偷地朝外看了一眼,那个自称为她“阿娘”的女人还没走,眼神里透露着担心。

那女人开口问道:“西儿,你……你还好吗?”

“什么西儿?我不是西儿……”齐雪哭了。

“你叫高苏西,是当朝中书博士高聪的女儿呀!怎么只是病了几日,就什么都忘记了呢?唉哟,我可怜的心肝宝贝啊!”那女子拿出帕子揩着眼泪,哽咽道。

什么?苏西?高苏西?啊,不会吧,穿越?不对,这是什么朝代?

齐雪拉着那女子的袖子问:“这,这是什么地方?这,现在是什么皇帝当朝?”

那女人吓得赶紧掩住了她的嘴,轻声地说道:“这里是平城,当朝皇帝是拓跋宏啊!”

不会吧!我竟然到了北魏!

最新小说: 双灵石 杯中脸 火影之猫派忍者 乃木坂缘起 孤女为妃这个太子不简单 情贵独钟 宝贝这水温还好吗 放开这个女土匪 大梁娇宠 这个捕快小小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