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记录
奇迹文学网 > 科幻灵异 > 全球诸天 > 第一章 诸侯夏

第一章 诸侯夏(1 / 1)

伦敦。

HydePark。

诸侯夏站在一大片绿茵地上,眺望着远处绿树成荫,道路上还有着不少骑乘着骏马的人,一边驾乘骏马小跑,一边欢快的在言语交流。

更远处,还有着一群人,在演讲者之角那边做着什么演讲。

海德公园是伦敦最知名的公园。

它曾是英国最大的皇家公园,位于伦敦市中心的西敏寺地区,占地360多英亩,原属威斯敏斯特教堂产业。

18世纪前这里是英王的狩鹿场。

16世纪,英王亨利八世将之用作王室的公园。查理一世执政期间,海德公园曾向公众开放。1851年,维多利亚女王首次在这里举办伦敦国际博览会。1944年,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曾在这里签订了海德公园协议,这项美英之间关于二战期间核武器研发合作的协议。

现在也是人们举行各种政治集会和其他群众活动的场所,有著名的“演讲者之角”。

诸侯夏在等人。

看了一眼左手的百达翡丽,诸侯夏又抬头看了看周围,心中略感无奈,自己难道像远处的那一片鸽子一样,让人给放了?

想到了这些,他的右手抓住了左手,食指和中指在左手的背上,有节奏的轻轻敲打。随意的低着头,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将这不顺利的晦气给吐了出去。

“出门前明明给自己算了一卦,此行不利,还是不信邪的出来了。”

诸侯夏发出了轻声的呢喃。

蓦然。

诸侯夏就要转身的时候,耳边听到了一串脚步声,有脚步蹀躞,有脚步大跨,令得他忍不住抬起头循声望去,然后,就看到了几个身影朝着他这边走来……

只瞧见几个身材魁梧的白人,簇拥着一个脚步蹀躞的青年走来。

青年看起来脚步蹀躞,行走的姿态极尽保持英伦贵族的风范,但是却不会给人矫揉造作的感觉,甚至让诸侯夏明白了这个青年的举止,完全是融入骨子里的仪态。

完全像是普通人生活时,日长月久积累下来的正常习惯。

青年来到了面前,打量了诸侯夏后,问道:“诸侯夏?”

诸侯夏没有应答。

不是他不想应答,而是,诸侯夏看到了青年身边的白人大汉。

五个白人大汉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在靠近的一瞬间却盯上了他,刹那间,诸侯夏内心大为震动,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气势什么都是空谈臆想的东西,然而,在这些明显是手里有人命的家伙的注视下,诸侯夏居然有一种羔羊被一群狮子盯上的感觉。

强忍着不自然颤抖的冲动,倔强的诸侯夏克制着这种给国人丢脸的懦弱。

努力让眼里的震惊迅速恢复,平静的与这些白人大汉对视起来,片刻后,诸侯夏的目光一闪,他注意到了几个白人大汉西装革履,虽然没有戴着墨镜,但是他们的耳朵里却带着无线耳机,心念一转,在青年说话的时候,也确定了这些白人大汉的身份。

“他是我的朋友!”

“他没有危险!”

青年对着白人大汉平静的说着,几个白人大汉也连忙收回了目光,转而,朝着四面八方职业习惯的打量了起来。

“我是诸侯夏。”

诸侯夏松了一口气,也朝着青年回答,并问了一句,“你是谢书友?”

“我是谢书友,不好意思了,诸侯夏!我先前遇到了些事情,差点忘记时间,不得不带上他们一起过来,嗯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们先走吧!”

谢书友有些歉意的对诸侯夏说着,又环视了一眼四周,目光落在了远处那一群演讲者的身上,诸侯夏还发现他身边的白人大汉,重点目光也是关注着演讲者的身上,知道他们这种职业习惯恐怕是将那些人当做隐藏威胁目标。

如果诸侯夏猜测不错,这些白人大汉应该都是谢书友的保镖。

“好!”诸侯夏道。

虽然好奇,也有很多话要说。

但是。

诸侯夏也知道谢书友说的没错,再加上他身边的保镖,警惕四周的目光,身处于大不列颠的诸侯夏也十分担忧自身的安全,他可是知道这些国度其实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谢书友明显身份地位不一般,要是发生什么绑架的狗血事件就不美好了。

按照常理来推测,自己应该属于首个被狙击的目标。

杀鸡骇猴!

让人质放弃抵抗,才是绑架专家的最佳手段。

嗯,不想了,赶紧走人为妙。

出了海德公园。

在谢书友的带领下,诸侯夏来到了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面前。

谢书友一头就从打开的车门,钻进了劳斯莱斯里面,然后,朝着诸侯夏招了招手说道:“进来……”

诸侯夏依言的坐到劳斯莱斯上。

劳斯莱斯里。

诸侯夏打量了一眼宽敞的空间,直到谢书友打开冰箱,问他喝点什么。当诸侯夏说要一杯牛奶的时候,谢书友手微微一滞,才说道:“我这里没有牛奶,你多大了,还喝牛奶,来一杯红酒!罗曼尼康帝90年的,我记得车里还有一瓶……”

“我以为你这里什么都有呢!”

诸侯夏慢慢的说着,然后,又对谢书友说道:“再说了,我还是个孩子!”

噗嗤!

刚含了一小口90年罗曼尼康帝的谢书友,听到诸侯夏后面的话,忍不住失态的喷了出来,一只手却是连忙不疾不徐的拿出了一块手帕轻轻的拭擦了起来,才对着诸侯夏笑道:“大佬,别逗我好吗?”

“谁逗谁了?”

“你才是大佬好吧!”

“不是你的话,我怎么知道自己像一个孩子一样好骗?!”

对于谢书友的话,诸侯夏斜睨了他一眼,质问道:“是谁说他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农村?国外有农村我能理解,伦敦有农村我也能理解,但是,国外那么水深火热的国度,国外的农村能开得起加长劳斯莱斯?”

“我没骗你。”谢书友说道。

诸侯夏有些无语了,到了这时候还打算编什么:“那行!我听听你怎么编……”

“我们祖辈从国内迁移到这个国度居住后,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农村,那个地方以前就叫肯辛顿村,后来卖了一块家族里的小庄园给了当时的皇室,建了一个生活起居的住所,后来变成了肯辛顿宫。”

谢书友解释道。

“你当我没读过书?我读过的书绕地球海一圈,别的不说,按你的说法,肯辛顿宫开始是你家的产业,后来卖掉了,你咋不上天呢?”

“确实是我们家族的产业,别人我还不告诉他呢!”

面对谢书友苦笑的解释,诸侯夏很淡定的说道:“好吧!那你能告诉我,你祖上是哪位牛逼的人物?对了,你的家族叫什么?”

“谢菲尔德家族。”

“你特么的又在逗我,还是你诅咒自己的家族?”

“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看着谢书友无奈的表情,诸侯夏却是耸了耸肩说道:“你至少要说个靠谱的理由,才能让我相信啊!谁不知道谢菲尔德家族一世过后就绝嗣了,绝嗣啊!兄弟,你这么想不开的吗?你就算扯个诺丁汉家族,我都会相信……”

“谢菲尔德家族一世的确没有子嗣,但是……”

谢书友一脸挣扎之后,对诸侯夏说道:“你要知道古时候,最流行的就是过继了,我家老祖过继给了谢菲尔德一世,继承了爵位。不过因为血统的关系,这个国度当时只允许我们家族继承爵位和领地,但是官方不承认政治地位。”

“所以肯辛顿村就是你家的领地?你家领地多大?”

诸侯夏古怪的看着谢书友,这家伙不会是看书多了,产生了什么臆想症了吧?然而,谢书友却是再次语出惊人,“以前伦敦的泰晤士河一半是我们家族的领地。”

好半晌。

诸侯夏尴尬的干笑一声,朝着谢书友拱了拱手道:“祖辈好牛逼!”

诸侯夏开始思考着。

该怎么跳车,至于来此的目的就算了。

自己算的卦还是挺准的,此行果然不利,诸侯夏甚至担心跳车的话会不会引发什么不好的脑震荡事件,因此才勉强危襟正坐起来。

“喏!”

谢书友为了增强说服力,指着车窗外远处的一条街,说道:“这里是我家族和维多利亚共同持股的地产公司的产业。”

诸侯夏看了一眼,刚到伦敦他不太了解这是什么地方。

不过却可以看得出来,这一条街的地理位置极佳,紧邻着海德公园、肯辛顿宫,安保系数都很高,只瞧见加长型的劳斯莱斯就要驶进一座五六层楼高的豪宅别墅时,谢书友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……。

几个小时后。

诸侯夏提线木偶一般,跟着谢书友一起乘坐直升飞机。

到了泰晤士河畔的金士顿山上。

一座占地面积18万平方英尺的豪宅,楼层大约五六层,直升机停在了有栅栏的草坪上。他懵懂的跟着谢书友一起,进入了这一座庞然大物一般的建筑……

“肯辛顿街的建筑,大多都是仿造这里建造的……”

谢书友虽然看似不急不躁,还很有风度的向一脸不知所措的诸侯夏解释,不过他语气却隐隐透露了他内心的焦急和不安。

进门就是一个宽敞的客厅,还有一个巨大的池塘。

池塘的水很清澈。

诸侯夏看了一眼设施,立刻就明白了这个池塘原来是一个游泳池。

真大。

英伦红色装饰的餐厅,长桌可以容纳好多人。

巨大的落地窗能欣赏外面的景色。

踩着柔软舒适的红地毯,一路走着就看到不少人,对谢书友点头致意,让诸侯夏感觉到谢书友的不同,心中迟疑的思考着,谢书友对自己说的话,是不是真的?

“这些人大部分是托利党的成员。”

谢书友低声的给诸侯夏解释,诸侯夏感觉有些耳熟,更是不懂谢书友为什么会对他说这些,只感觉谢书友想要借此来化解内心的忐忑和苦闷,所以,诸侯夏也只是点了点头,什么话也没有说,打定了注意到了这里后一切都,多看、少说……

谢书友带诸侯夏乘坐了电梯。

第五层。

到了第五层之后,顺着走廊到了一个大约20000平方英尺的房间,房间很大,却只有寥寥的几个人而已。

诸侯夏看了一眼,感觉这个房间宛如教堂。

地面依旧是红地毯。

红地毯遍布了整个房间,临近落地窗的是数层宽大台阶。

台阶的上方的地面是金丝绸做的地毯。

地毯上摆放着一张大床,大床上躺着一个大约耄耋之年的老人。

老人已到了垂暮之时。

身旁站着几个白衣的医生和护士,满脸的严肃、谨慎,目光认真的端详着老人的一举一动,其中还有一个医生盯着不断闪烁的仪器……

还有几个律师手拿着笔,在不断的记录着什么。

“太爷爷。”

走上台阶的谢书友一开口,让诸侯夏一惊,没想到耄耋老人居然是他的曾祖父。

耄耋老人微微一笑,声音低沉的道:“小书友也来了,皇冠地产的股份就交给你吧!金士顿山,你可以留一个房间……”

“谢谢太爷爷。”

谢书友没有太悲伤,亦不会太高兴,静静的站立在了一旁。

诸侯夏也跟着站在一旁。

只不过,诸侯夏的脑海里,感觉皇冠地产的名字好熟悉。

好似在哪里听到过。

然后。

陆续有几个谢菲尔德家族的人过来。

交代了许多后事的耄耋老人,呼吸渐渐微弱,张了张嘴,嗫嚅着嘴唇发出了一道眷恋又遗憾的叹息,口中说着最后的遗言。

“太爷爷,你说什么?”

谢书友等子孙扑到了床前,仿佛没有听到最后的遗言一般。

耄耋老者又说了一遍。

这些人好像都没有听到一样,眼看他就要咽气了,诸侯夏才忍不住的说道:“谢书友,你太爷爷好像说什么,好想要葬在地球海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

满眼通红,终于还是流下眼泪的谢书友,惊讶的抬起头来看诸侯夏。让诸侯夏有些不解,难道自己触犯了什么忌讳,哎,不是决定了多听,少说的吗?

“你说听到我太爷爷的遗愿?”

谢书友还想说什么,一扭头就看到耄耋老者遗憾又带着羡慕的看了诸侯夏一眼,就散去了最后的一口气,手也缓缓的垂落床榻……

“太爷爷!”

一阵不约而同的悲鸣声,伴随着按捺不住的哭泣声响彻。

……

一周之后。

参加完了谢书友太爷爷的葬礼。

诸侯夏也回国了。

回到了自己普通的家,提着行李箱上了二楼。

打开了卧室的灯。

十三盏28W的LED节能灯,先后亮了起来……

将行李箱丢到了自己只有二百七十多平方米的卧室里,诸侯夏则是走出卧室,在旁边的衣橱间里拿出了一套衣服,再走入浴室里……

好半晌。

从浴室里出来的诸侯夏,走进了卧室里打开了行李箱。

行李箱里没有一件衣物。

全部让他给丢在了伦敦那个地方了,行李箱中装的全是古今中外的书籍。

这些书籍就是诸侯夏前往伦敦的目的。

然而。

谢书友家里的藏书很多,真正诸侯夏收集不到的书籍却只有这么一行李箱而已,他将这些书籍都放到了床头的柜子上。

环视了一眼房间,布置很简单,就一张床、一个柜子,以及室内的吊灯。

除了这些之外,就是满满的一屋子书柜。

连空调、暖气都没有安装。

准确的说,这里不算是诸侯夏的卧室,更像是他的私人图书馆。

虽然诸侯夏读书一向是不求甚解。

但是。

这卧室里面的书籍可以说是包罗万象,有现代从小学到大学的精修课本;也有古时的育儿启蒙的“三字经”再到“唐诗宋词”“资治通鉴”等书籍;又有古代小说名著;也有现代的各种出版、网络小说书籍;甚至都有各类门派气功、风水刊物书籍;

医、卜、星、相收集了不少,就连房中术的修炼法门都收藏着几本。

所有收集到的书籍,都统统重新排版、印刷,书页、字体全部一个规格。

为此,诸侯夏也自然是不吝的收购了一家印刷厂。

最近迷上了道书丹经之类的书籍。

知名的《黄帝内经》、《抱朴子》,冷门生僻的《大梦心经》、《外丹经》……

这类书籍收集了不少,也碰巧联系上了谢书友这个人,前往伦敦收购他手里的书籍,没想到成就了诸侯夏这么玄奇的一次经历。

这一次诸侯夏从谢书友那里得到的书籍,都是十分珍贵的古籍,用现在人的说法都属于古董,光是拿去卖一本都能价值十几万元。

没想到谢书友都大方的赠送了他。

然而。

此时此刻的诸侯夏心里装着事情,并没有因此而有多少愉悦感。

就连到手的珍贵古籍都没有多少心思看了。

拿着毛巾心不思蜀的擦着头,一边走出卧室。

走到了隔壁的房间,坐在电脑桌前启动了电脑。

不一会儿,在搜索栏上搜索了“托利党”的关键词,电脑搜索出了相关的词条……

“英国保守党的前身是1679年成立的托利党(Tory),1833年改称保守党。其最高领导人称领袖、副领袖。”

“党主席是第三号人物。”

“在保守党执政时,其领袖出任首相。”

“保守党一词最早出现于1817年英国《保守党人》杂志上,主要指维护君主制、君主制原则或正统主义原则的政治力量。当代保守党主要指奉行传统资产阶级意识形态,坚持自由资本主义制度的具有保守倾向的政党。这些党大多强调要实现民主、有限政府、社会正义、个人自由和公民自由,建设“自由、正义、开放和民主的社会”,反对“第三条道路”。经济上主张实行“有竞争的市场经济”,支持经济全球化进程。”

诸侯夏倒吸了一口凉气,自己真的是遇到大佬了。

不过他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些东西,除了读书、收集书籍的“怪癖”,诸侯夏对钱什么的都没有兴趣,然而,之所以有这种“怪癖”,完全是因为人生中遇到了三个算命的糟老头子,第一个算命的糟老头子,对他的父母说“此子多读书,不怕输”让他多读点书,就不会去赌博,你们的家产就不会被输的精光。

从此诸侯夏踏上了人生的读书之路,上学读点书,谈恋爱读点书,失恋读点书,毕业读点书,旅游读点书,上网读点书,生病了读点书,工作读点书……

然后。

父母逝世了,读书的节奏也缓了不少。

不料,遇到了第二个算命的糟老头子,他对诸侯夏说,“你上辈子应该是一个看书投票的普通人,你的这种情况是报应。”

诸侯夏就心里吐槽说,“不是说不投票的才会遭报应吗?”

然后。

诸侯夏也将心里面吐槽的话说了出来。

那个糟老头子就说道,“看书不投票的?那一般都没有下辈子了,哪来的遭报应。”

“照你这么说……”

不等诸侯夏说完,第二个算命的糟老头子就点头道:“嗯,看书不但要投票,还要订阅、打赏什么的,才能够大富大贵。”

诸侯夏就用稍微流行的话吐槽,“我信你个鬼,你这个糟老头子,坏得很。”

不知道怎么了。

此时此刻想起了第二个糟老头子的话,诸侯夏忍不住顺手打开了一个小说网站,给了一本叫做《有钱大魔王》的网络小说,一个批量订阅,自动勾选了所有未订阅章节,再点击了确定,片刻后,诸侯夏感受了一下,似乎没感觉什么。

又给了一个盟主打赏,还是没感觉。

再次一个白银盟主打赏,依旧没感觉……

有些不耐烦的进入充值界面,诸侯夏充值之后,打赏了《有钱大魔王》一个黄金盟主,嗯……

刚看着全站消息之后,诸侯夏察觉到似乎有了那么一点感觉了。

闭幕沉思。

感受着那种骤然出现的感觉……

陡然!

诸侯夏抓住了自己的胸口,特么这原来是心痛的感觉……

一个月的饭钱没有了。

作为一个节俭的男孩纸,好心痛的有木有?!

感觉又被第二个算命的糟老头子坑了一把,让他感觉遇到的三个算命糟老头子都不靠谱。

要知道诸侯夏遇到的第三个算命的糟老头子,他临死前是这么对诸侯夏说的,“你若是读书破万,必定能够参悟胎中之谜……”

现在的诸侯夏累积的数量,岂止是一万,不算完本的十万都不止了。

诸侯夏当时就在想第三个算命的糟老头子肯定没想到,网络发展这么快,网络小说的产量如此的高,区区一万本也就是一两年的时间,胎中之谜是没有参悟,眼神迷离倒是让他体验了一次……

之所以选择这一本书,也是有几个原因。

一、小说有那么一点意思。

二、听一个富二代说,他按照这本书去赚钱,居然给他赚了几百万。然而,据说作者本人快要翻破了自己的书,也没有发现哪里有发财的机会……

三、据说,作者打算将这本书的所有稿费,用以慈善事业。所有订阅、打赏都算是为慈善事业、为社会做出贡献,甭管你是主动还是被动……

想到了这里,诸侯夏也不纠结心不心痛了,开始期待这个作者的新书了。

据说这个作者的新书很叼!

……

心不在焉的关掉了电脑。

回到卧室躺在那一张200x400的大床上,头顶的十三盏LED节能吊灯,让整个房间如同白昼一般,诸侯夏却是忍不住想起了谢书友的太爷爷,他明明真真切切的听到了,谢书友的太爷爷说了那一句,“我想葬在地球海……”

明明都说了很多遍,为什么每个人都说没有听见?

最后还是将他的太爷爷葬在了,他太爷爷原先就选定好的风水宝地。

可是他太爷爷明明就选好了风水宝地。

为什么还要说那句话。

为什么只有我听得到谢书友太爷爷说的那句话?

抱着至今的疑惑,诸侯夏感觉到了一丝疲惫,渐渐的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……

ps:欢迎你,归来的少年。

最新小说: 神级制卡师 宅男的野望 欢迎来到古古怪怪游戏盒子 无限之炎帝降临 末日遗产 奇跡商店的店员 无限之角色扮演 师士传说 灵异之驱魔天师2 王牌进化